Pecora nera sbiancata🐑  

许久没有写字。


近日又胖了回去,今天拍照的时候发现自己侧脸下巴的弧线又变得圆圆的了,看来天气一暖和,又需要开始减肥......毕竟这3个月天天吃外餐,有点狠了。


今天下雪了,旁晚时分路灯下的雪格外好看,我撑着伞,在十字路口借着等绿灯的空闲抬头看了许久,RA市中心有条步行小巷,走在里边儿特别有那种别人说的欧洲小镇浪漫范儿。


最近,被孤单袭击了无数次。大概是一个人住太安静了些,虽然我总是会放背景音,但一到周末,天冷就不想外出,缩在沙发时就会开始对那些有人陪的人产生一丝丝的羡慕,是因为年龄越来越大了吗?


除工作时间外,很随便的过了日子。

长到这个年龄也该懂,现今要做的事情都该是会给自己加价值的东西,不管是学习还是爱好。就是有时情绪低了,就只想着打发时间了。沉迷了一礼拜抖音、沉迷了一礼拜某app聊天软件,然后还是觉得无趣,转过头来,又是看起了书。

傻白甜?

我才不是傻白甜。

也不会被谁的画大饼迷惑。


要记住一件事情:


尽量减少回家的次数,为了自己好。乖。

哪怕再没有安全感,再累,那个地方给予的也不是温暖,只是一个空荡荡的可以遮挡的地方,但内心只会更加的空以及难受不断被叠加。 


30日

我有点后悔圣诞回来这件事情。


26日


好像每次一回家,就会犯病。


昨晚,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今天凌晨,刚入睡没有多久突然醒了,整个房间都在晃动。

起初以为是自己还在梦中,分不清是在哪里,耳边能清楚听到外边的声音,床在晃动,好半响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家,而房子确实在晃,地震了。

开了灯,晃动持续了大概20-30秒,然后恢复了平静。爸妈在客厅里,楼上楼下的人都醒了。那瞬间其实没有什么恐慌啊、害怕啊之类的,反而拿了手机,下了地震显示的app,看级别。

圣诞前夕,火山小规模的爆发,引发了快100多次的余震,目前为止今晨是级别最大的一次,到现在打着字写日记的此时此刻,依旧有着小余震,但是是感觉不到的那种。

也算是很特别的经历了吧。


每次一回家,就容易犯病。可能没到病那么严重,但无可抑制得低落、想哭、想蜷伏在床上什么都不做。

于是,很快地订好了走的机票,也许,我不该回家的。

Merry Christmas ~

平安夜在回家的长途大巴中度过。

昨儿个回博洛尼亚,市中心简直可以说是人满为患,有一种自己下山进城“吸人气”的感概,显得自己一个人在RA时格外的冷寂。

也不懂为什么那么执着想要在这个圣诞节回去,要是一月结束时因为这事儿导致另一件重要的事儿黄了的话,那就有趣了。

至现今为止,工作上到还算游刃有余,日常工作安排有条不紊,临时出差似乎也挺顺利,翻译文档偶尔有点困难,倒也还是在能解决的范围,只是有时觉得有些拖拉。经历过圣诞年会、公司团建,同事相处着也都还好,是不是可以期待下一切都是顺利的?

Merry Christmas





17日


期待圣诞节能回家。


今天收到了第一个月的工资单,金额算是令人非常满意。同时也有困惑,这是一份起始工资高,但增长可能性很低的工作,后续发展是什么,令人困惑以及犹豫。直属上司好像还是挺满意我的工作效率,但...怎么说呢,有些小地方令我很在意,或许是我太过敏感了。


晚上的时候给爸爸打了个电话,他们似乎也在期待着我圣诞节能够回家,说是已经备好了许多好吃的,哈哈。有一点点想家,近来一到周末觉得自个儿就像是咸鱼一样躺平在沙发上,裹着毛毯,不想出门,再者,出门似乎也没什么地方想去,好不容易打起精神,打开门,风一吹,只能瑟瑟发抖得缩了回去。RA已经零下了,路上寒风真得刺骨,瞎逛完全是作死...想想我大西西里,最高温度却仍旧是20度...更想回去了。


我想最近我是幸运的。周日的时候去办超市购物卡,已经准备好付钱,工作人员却告知我学生卡可以领同等价值的购物优惠券,就等于购物卡免费办理;因为不知道所以没有带学生证名,原本要文件存档,却因为临近圣诞,要等时间太长,工作人员看了下我手机里的照片就直接办理了,瞬间觉得自己超幸运。

另外,周六突然接到房东的电话,说是觉得我一个女生住怕不安全,喊了个工匠帮我安防盗门和防盗窗,也是觉得惊喜万分。


我想,或许从来RA开始,我就是幸运的。又或许,是因为我渐渐走出来,去关注美好的事情,所以觉得幸运?

是可以期待一下美好生活的是吗?

这样的发现和期待真令人愉悦。

喜欢发现世界,但不想被世界改变。


我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有自己一个标准,对自己有明确的目标,所以对周遭的环境异常敏感,经常思考也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被环境影响。

我深信“你怎么看世界,世界就是怎么样的。” 我想我的世界简单,所以我看世界的目光也越发简单。


我喜欢陌生人,他们大部分友善,保持一定的距离不会走入私人界限,也永远有着新鲜感,但仅仅止步认识,对深交不敢兴趣。

世界很大,说句很文艺的,我喜欢文化,喜欢文字的安静,喜欢书籍里的东西,总是为新看到的知识而兴奋得不行。认真想过自己对物质这种东西是否有很大的欲望,然后发现有屋能遮顶取暖,有工作能有经济来源似乎就可以了,车能跑就可以,衣服能遮体保暖,包包够实用能装下所有东西,以上所有最好能使用许久不用换,就更好。不是特立独行,也不是什么“更精神追求”的事情,只是我因为我喜欢。

不喜欢“特别“一词,不想要被认为特立独行,极度宅,不是不喜欢社交,只是两者相比更喜欢待在自己的空间。想要拥有隐形的能力,那样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站在不同的空间里围观人间烟火。


今天看《飞屋环游记》,从头到尾又哭又笑。大概是我越活越回去,泪点越来越低,想法越来越天真。

最平凡的是最珍贵的,却也是最难获得以及最容易被人忽视的。老太太一直梦想去南美找天堂瀑布,但却一直因为生活中各种各样的原因没能去成,也许有遗憾,却也不曾懊恼,因为跟老爷爷的生活对她来说也是全新的冒险;老爷爷在老太太死后一个人守着充满两人回忆的屋子,执着于所有的一切与她有关的事物,然后决心带着她和所有的一切去实现他以为她的梦想;冒险家本该精彩万分的人生,却被困在想要的名声之中扭曲了内心;还有一直期待与父亲相见而执着于取得最后徽章的小孩,执着的要完成一切只是因为如此一来爸爸能来颁奖典礼。

其实这部动画片早就知道了,只是从来没有去看。看完想得却是换作是我,一起成长一直陪伴的人去世了,我必然会跟着离开了。这样想太负面了,但我就是如此,不曾有过时不会觉得,拥有后失去,再回到一个人,生活太寂寞,没有那个人太难受,坚持是完全做不到的。但或许我也会发现陪伴那人的梦想,然后执着于实现他的一切,然后发现真正的意义。

生活真正的意义是什么?

所有人的共同点是活着,怎么个活就是每个人不同的追求了。

至于我,想要将生活集中在自己和自己想要的一切之上。人常说,世界不是绕着你一个人转的,可我的世界,我就是出发点,世界的一切都不该影响我,而我,也不会为除我世界以外的任何世界带来麻烦,两者联系的根本很细,就让它保持最纯粹的样子。

1. 肉眼可见的胖了起来

2. 等发工资

3. 嗯,Boss有点啰嗦


8日


1.

一个人在RN的日子,好像也习惯了。

大概是在周一至周五的工作时间消耗了所有社交情绪和能力,周末一个人反而觉得是很好的休息以及恢复。

至于孤独?好像也是有一点的。


旁晚去超市回来的时候,看到铺满了整条街的黄色落叶,抬头被顶上一整片黄灿灿的银杏树惊艳了,想拿起手机去拍,却忘了手机被放置在家里。



2.

晚上的时候打开手机,想找谁聊上两句,却有点尴尬地发现想聊的人早就不接触,愿意和我讲话的,却不是我想联系的。 这种怪圈也是令人感慨。


3.

朋友圈里刷到珍珍姐订婚了,哥哥的小孩今年出生,当年外婆家的小孩终于只剩我一个单身未婚,哈哈,想着妈妈会不会觉得更着急,我有点儿幸灾乐祸。


4.

今日翻开了菲利普斯克的《高堡奇人》一书,讲的是二战之时,德日战胜了联盟国,将世界划分的另一个次元世界。

一直有断断续续看一些另一种世界设定的书,比如反乌托邦的《美丽新世界》,《1984》《华氏451》,又比如《百年法》,越看越怀疑真实存在的可能性。或许是因为自己学过社会学?导致看事情的观点有了改变,脑海中会产生所有我们认定的真实都是大环境告知的,是外部赋予的,而这种外部其实可以被轻易改变,取决于个人的出发点,因此,人与人,生活相似又大大不同。如果真实是不存在的,那快乐和困扰,欲望和渴求就成了主观意识产物,可以被轻易改变,只要你发现,只要你想。这是不是可以认为,只要人能发现外部社会主体意识和个人主体意识可以完全区分,并做到将两者区分,是不是就可以不再受任何所谓“现实世界”物质的束缚?甚至,困境、苦恼、愉悦都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 

那样,人是会回归宁静,找到安逸,还是会认为失去了一切意义,而不再对世界有所期待呢?



办公楼在市中心的好处就是每天能正对圣诞树~




这两个星期,有点忙碌,事实上周末压了很多东西要学。和另外一个助理陪两位Boss去米兰领奖,感觉很有意思。自家Boss一直在强调我们公司完全不用去管任何当地的中国企业,到最后都是人家回来找我们合作,这种想法emmm, 有一部分我是明白的,毕竟总公司规模在那边,所谓大公司的尊严?另一方面又觉得毕竟在意大利这边的分公司目前在慢慢发展,或许适当接触下也没什么问题??还是要接触下。中意两位boss矛盾在那边,我和E有点难做,两位boss性格完全不一样,理念也不同。这一个半月摸下来,意大利boss说太随性了?? 又什么事都想要“亲力亲为,说稳重?我倒觉得像是叛逆期小孩,说着并不好笑的笑话。直属的中方 boss,倒是比想象中的好接触。




前几天新址电信公司的客户经理请吃饭,我俩都是年轻人,自然都少说话多听boss讲管理方面的事情。说实话,或许带了点毕竟自己老板or甲方boss,我和乙方客户经理都带捧了点,但不得不说很多理念听下来觉得还真的有学习的事情。一直以为像我们公司的性质,会相对传统,甚至守旧,结果却意外的“与时俱进”。中国boss讲放权给各主管安排,意大利boss是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儿都要自己过问,中国boss讲无规矩不成方圆,定个具体方向,其他让员工自己衡量和决定完成任务的方式,只要不超出规定,不违法,鼓励各种可能性,意大利boss却每每总是以这是在意大利来忽悠...说真的,都开始有点心疼中国boss了...... 


不过,或许,也是因为我直属上司是中国boss的关系,也需已经带了偏见。




好事是,这会儿我只会考虑自己是否能胜任工作,而不是会不会因为老板关系离职了。




昨天在颁奖典礼上看到了以前在家那边想要在当地开分社的一个意大利华人企业老板。当时高中刚毕业,犹豫去不去上大学,差点去做了该旅行社的员工。这会儿突然再见有些感慨,他甚至是中国boss让我少接触的那一类...原话是:这种小企业太low了........ 尴尬尴尬尴尬... 中国boss有点儿“傲慢”有时让人哭笑不得。




以前觉得欧洲或许该说意大利的华人真正意义上的上班族很少,近日却接连见了无数优秀的华人,感概超级多...是自己一直孤陋寡闻了,放任自己懒惰实在是最最愚蠢的事情。

所谓的故事性。嗯...

要思考这件事情。

29日


今天,觉得中国boss亲切了一些。

我一时手滑给boss发了个微信表情...结果Boss回了个表情...


意大利 boss,还是有一点怪怪的的,不确定他对我做事的看法,还需要时间看看他是什么样的脾气。

也可能是我有点太放不开的感觉。


跟同个办公室的人关系好了很多,感觉自己打开了一些,但是今天有件事情做得不够好,本来是请同事Fede帮忙,结果自己完成了却忘了跟他说一声,他过来准备帮我时我才想起来。一定要找机会跟他道个谢。


公司的财务部主管是个,怎么说呢,很“温和”的女人。从来没有见她对任何事物发表过“负面”的表达,这让我印象很深,即使不喜欢午餐的一道菜她也是先夸赞美味,但可惜不是很适合她或者她今天不是很舒服。 总是微笑,说话声音很细,很柔。但你又不会觉得她没有能力,跟供应商谈事情或者工作时又是魄力十足。想成为这样的人。


财务部的另个同事,是和我同岁的意大利男生,其实蛮年轻的,但怎么说呢,比较老派的爱“端着”,哈哈,好像比较注意细节,怀疑是否是个处女座或者金牛座?所以以后跟他相处需要多注意处事细节方面的事情。


法务部的同事...感觉是个私生活上比较玩得开的女人,比较典型的意大利女人,40多岁,性格开朗或许说不上,但是表面是那种很八面玲珑的人,但有多少真诚,我却不是很确定。可以接触,但不适合太靠近。


人事部的同事,老实说感觉不是很好,前人事部的Fata让我更感觉亲切。新人事部同事比较偏女人味的那种女人,给我的感觉,似乎是不太喜欢我,尽管她也是微笑的。或者该说在我和她之间,她是认为有个“阶级”存在的,至于是因为国籍?人种还是职位的原因,不太清楚,我选择的正确的对待方式是保持微笑打招呼,点到即止。


翻译部的同事...老实说感觉能力很一般,应该不怎么干过翻译,意大利文我没资格评价,但中文翻译很死板,也比较慢,甚至我有时候提意见,他也听不进去。前天一份我大概半个小时就能审阅完的文件,他说他负责我不用管,我刚好也忙就没去管,结果下班点到了他还没弄完,是我陪着一起加班,大老板在旁催促,才弄好的,他甚至从没听过Trados这个软件。

不过其实我也不该表达什么,或许自己干翻译活时脾气也太冲,要学会更温和的跟他去沟通。


公司工程部的大佬们,emmm,几乎全是男生,老老少少皆有,比较少接触。Federico先生一直很友善,记得刚来公司的前几天,他每天都笑嘻嘻的打招呼,让我放松了许多。其他几位年轻人,虽然都打过招呼,但名字也忘得7788了😂😂😂但总体来说都还好。个别或许不是很热情那一卦的。


工程部有位妹子,或许该说唯一的姑娘?应该也在30开始左右,是典型的西欧美人,细腻的皮肤,金色长卷发,浅蓝的眼睛,脾气也好,超让人善心悦目。

另外两位助理姑娘,E很柔和,C稍微冷一些。相当喜欢E。


工作方面的感觉,大概就是其实和日常开店也是一样的,模式永远是那一种,买卖产品或者服务,客户供应商,甲方乙方,区别不过是规模大小以及触及的金额大小不同。


所以好像也还好,低头细心观察,好好学习完善自己。

另外,怎么说呢,生活上的学习好像要集中在点亮技能上,首当其冲是外语能力,其次需要好好学习自己说话的方式,如果不确定可以保持沉默,不要说人不好,说事不好,不评价,只描述五感所看到的。

图像处理或者音频处理可以当兴趣学习。


总结的话,就是多跟财务部主管和E学习,跟同事保持良好关系,保持微笑,努力完成所有吩咐的工作。

以上,是新公司上班即将一个月的总结。

另外,这一个月,我应该胖了不止3公斤了吧……

27/11/2018


要重新开始运动。

沙发真是容易让人懒散的充满诱惑的存在啊……


今天从睁眼就收到中国Boss的信息,进公司又是跟进意大利Boss吩咐的工作,打了一堆电话,联系了三两供应商,发了一堆邮件,下星期要陪同去参加某某颁奖典礼...感觉能长好多见识。


ps. 其实心里有点胆怯来着,想要缩进自己小小的空间里,不过还是得出去看看不是吗?

每天都在硬装:自己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哈哈哈哈哈。

其实还好啦,大概性子本来对这些个东西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自然也就觉得挺淡定的。

但是,还是有点小小小小小小的胆怯。

25日 

我突然想,如果聊天也是恋爱的话。我已经恋爱了无数次。呵。

下意识反感和男性讲话了。

莫名其妙的亲密感是怎么回事?

想认识一个女性好朋友就那么难?


结果还是听英语学习看书比较好玩。


25日



所有的商业都不过是买卖的一纸合约。这一星期的领悟。


昨天看到有个人写:不要压抑自己的天性。喜欢的东西,缺点,即使可能不是什么“好”的东西,适当的沉迷完全是可以的。


嗯 我超喜欢这句话。

22日


不知道别人会不会和我一样,对某些片刻、某些只见过一次的人记得很清。上个月来面试的前一天,在罗马火车站威尼斯终点站的火车上见到一个亚裔男生,不知怎么的就有些在意,下意识看他要坐在哪节车厢,会不会刚好和自己同一节。回头假装不经意看他时发现他也刚好在看我?或者朝我这边看过来?上车时再看了他一眼不小心对视,然后迅速转开眼睛;并不是同一节车厢,于是坐上座位之后默默想着如果同一站下就去要微信,然而,并不是同一站下,哈哈。

有时候觉得很好玩,搭讪一个人的出发点其实并不是抱有要发展什么的念头,只是因为当时一种感觉,以及突然涌上心的:我要认识这个人。无性别差异。


为什么会说起这件事呢?因为我好像在某朋友圈看到了同一个人。

21日



五月天有首歌《你不是真正的快乐》刚刚被我翻到了。

08年第一次回国,第一次去KTV,SW点了五月天的歌重复唱着,当时并没有觉得多好听,旋律平平,没什么特别。谁能想到几年后,我会一首一首翻他们的歌,认真去看他们的歌词呢?那些歌歌词写得真得太触动人,安慰、鼓励、赞叹、悲哀、感恩等等情绪全都是听那些歌会涌上来的情绪。


刚刚才跟赵道别。其实我会想他对我有几分真,说假,他在我身上花了那么多时间,说真?其实也没见的多拿我当什么。那我对他有真吗?

又或者两人相处没有计较真假的必要。

我本来想跟他说我很凉薄,始终没什么感情,却还是犹豫了。

能走到哪里?


认识快小半年,好像是他让我重新知道了自己可以任性,以及可以不考虑别人而首先在乎自己。也是他让我学会不用多喜欢也可以和一个人一起。尽管对亲密的称呼和话语有许多排斥,尽管我仍旧不见的多喜欢,尽管我认为他也不见的多喜欢我。


问赵到底是怎么坚持和几乎被公认难聊天的我聊天作伴到现在,他回了句始于颜值 、终于智慧。看,就是这样随口即来的人,我对这种话的免疫力极高,从来只当是敷衍专业用语。


始终不会要求别人,从来不理解那些跟男朋友甚至只是追求者的男生要东西的女生。想要的东西自己获得,不去渴求任何非属于自己的事物,也会对好的东西羡慕,却从来是清楚明白自己的位置和能力。

其实曾对这样的自己得意,这会儿却有了疑惑,没有渴求没有欲望,对人没有要求,尤其对方是亲密关系的人,是不是不太好?是不是表示,我只是因为觉得他人不会“给予”我,就直接禁止了自己“想要”的欲望。小时不正是如此,因为不会有人回应,所以不求帮助,不哭喊,不渴求也不给人带来任何麻烦,自然也建立不了任何联系,但这也是我想要的。来的人总是会走,那就不放心去关注来人,如此,他们走时,自然也不会伤心。

18日



很讨厌“我看不懂”这句话。


有些人用这样的一句话就推掉了许多该Ta负责的事情和职责。

2018年11月18日


现在是零点15分,我又长了一岁啦。


有人掐着点给我送上了祝福,实在很有心。有一点点点点的小感动。


在以前看来觉得是非常遥远的年纪,突然就降临了,却仍旧认为自己还是一如当初,不过,优秀了一点点?果断了一点点?希望更加乐观一点点。

过生日也许可以是有意义的事情。


祝自己生日快乐呀。


16日 


周五晚。


每一年都会有一段时间沉迷美声和音乐剧,今年的触发点是《声入人心》这档节目。


工作第二周,开始有了熟悉的感觉,那些人不再那么陌生得令我紧张。大概工作真的如Sigmund Freud说的那样,是治疗许多心理疾病的良药,我好像因为工作慢慢找到了平静。

周五晚,想要喊一句love & peace,以前觉得这句话又肉麻又好笑,这会儿想它可真是美好人生的真谛:充满感恩和平静。另一句是从小看到大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学无止境,是令生活美好不断拥有新奇事物的另一种方式。这是近日的领悟呢。

明日准备宅家中补觉或者泡图书馆学习,一个人住的日子好像不再孤单或者寂寞了,也不再去慌乱寻找只会令人更觉空虚的陪伴。


好想去看音乐剧,或者去爬山呀。




13日


今天,公司要和另外一个集团签合同,不可避免遇上了另个集团的代表,中国人的团队,老实说很意外。

大概自己真得很井底之蛙吧,以前认为这边圈子的中国人都一个样,结果发现我才是那个举步不前的。


午餐的时候和同事聊起了关于中国社会结构的问题,不由自主地侃侃而谈,大概是专业的老毛病,传媒传播社会学,或许以后还是会回去做相关的事情。现在这个地方到处都是理工科大佬,每天的工作集中在翻译工程文件、事务文件和处理一些大boss咐下来的事宜,倒是能好好练习我的意大利语,学习一些事情,再加上待遇很好。其实我该趁这个时候多努力学习的,才不会使得这段过渡期白费。


和赵,怎么说呢,以前不知道在哪看到一句话,如果那个人使你不愉快,就不要试图忽视这种不愉快,你就是不喜欢而已。

我想我是真的不喜欢赵。尤其他现在亲昵的态度令我觉得尴尬,其实我也有责任,觉得自己突然“被”谈了一场恋爱。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做,他其实也是个很会“道德绑架”或者该说“情感绑架”的人,不能说我被“绑架”了,只是突然就在很奇怪的位置上了。至于处理方法,冷暴力...尴尬,我突然领会了冷暴力的作用。


我果然还是喜欢安静的,嘴巴笨笨,老实点的男孩子,也还是喜欢顺其自然不怎么会来事儿的恋爱。

12日


星期的开始。

boss回国导致在办公室一下子闲了下来,这种感觉不太好。重新检查上星期的文件,发现自己搞错了一个数据,而文档已经给boss发过去了。免不了懊恼,陷入了深深的担忧和自我厌恶...

所幸下班的时候,想明白懊恼和担忧改变不了我确实的马虎大意,以后要避免再犯。


晚上做饭时打开了《声入人心》的综艺节目,美声和音乐剧演员的选秀节目,令人惊喜。

小时候觉得美声或者音乐剧演员特别“端着”,唱法的那个姿态特别好玩甚至好笑,年纪上来之后才发现那些个声音是真正的天籁,观看的表演堪称真正的享受。

另外周深的外文歌太惊艳了,《con te partirò 》因为各种原因听过无数遍,但周深的是声音一出来,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空灵飘逸,用节目的话来讲,真得是所谓的“高级”。

另外,大概是自己学意大利语的关系,又加上特别在意语言,看别人唱外文或者说外语,不是挑毛病的意思,但就是会不由自主地去注意他们的发音和腔调,周深大概是目前唱意文的选手里发音最准的,就不由自由地更添了些好感。

大概几年前第一次听这个人唱歌,当时只觉得太反转而惊讶不已,后来也没有再关注,近来再看他觉得他慢慢得把人们仅仅对他男生发“女音”的讶异变成了对他歌声的惊艳,至少刚刚听到他唱《time to say goodbye 》时就忍不住倒回去听了好几遍。

另外也很是喜欢郑云龙唱的《堂吉柯德》的片段,塞万提斯的这书一直没有看完,原先觉得小老头滑稽可笑,现在想,他的“骑士梦”不过是因为和所谓“常理”不同,所以被众人否认意义,但何尝不是难得的一种“勇气”和“骑士风度”。


今日看到一些话:

一是出自陈忠实的《白鹿原》:世事你不经它,你就摸不准它。世事就俩字:福祸。俩字半边一样,半边不一样,就是说,俩字相互牵连着。就好比箩面的箩筐,咣当摇过去是福,咣当摇过来就是祸。所以说你么得明白,凡遇到好事的时光甭张狂,张狂过头了后边就有祸事;凡遇到祸事的时光也甭乱套,忍着受着,哪怕咬着牙也得忍着受着,忍过了受过了好事跟着就来了。

福祸两个字其实很奇妙,有时它更像是一种主观的感觉,甚至称不上真实,两者替换的过程也很奇妙,只要自己还能在两者之间行走,就困不进去,福祸倒也都能平常应对。但只要是困进去,就容易失控。



二出自于路遥的《平凡世界》:人们宁愿去关心一个蹩脚电影演员的吃喝拉撒和鸡毛蒜皮,而不愿了解一个普通人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

早上听新闻说是某“歌手”的歌曲被iTunes以恶劣刷榜行为下架了。一直不太明白“疯狂追星”的行为,但事实还真的像是上面所说的,人永远在遥望触及不到的东西,而轻易忽视身边的亲人、朋友。或许是因为遥远触不可及的事情容易用想象构造美好形象,因而成了类似宗教信仰般的存在?

希望我们所有人的信仰都是正面的存在吧。另外,普通人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在我看来格外的具备吸引力,只是很多时候,大家都互相警戒着,认识一个人成为朋友很容易,但靠近一个人很困难。仰望永远比并肩来得简单。


第三句仍旧来自《平凡世界》: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如果你不给自己烦恼,别人也永远不可能给你烦恼。因为你自己的内心,你放不下。 好好的管教你自己,不要管别人。


最后,香港导演楚原在拿到终生成就奖的时进行了一段演讲,概括了所谓人生的意义,其中有句话令我格外开怀:管他天下万千事,闲来轻笑两三声。


晚安。

9日


说想要一个人住,结果这会儿公司安排了一个单身公寓。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生活很是方便,可真得有点太安静了。尤其在规律上下班之后,回到空荡荡的公寓,觉得格外寂寞。


RA是个小小的城市,或许是因为刚好住在市中心,周遭的一切显得格外精致以及富有情趣,旁晚下班回家时,一路上的小酒吧、餐馆都摆出了各种桌椅,点着蜡烛,衬着各种彩色的灯,近日又因为巧克力节,空气中弥漫着甜腻味道,街旁各类书店,一切浪漫又文艺得不得了。但丁的故乡,随处透着富裕却雅致味道的城市,甚至连住的这条街都是以但丁情人命名的。这其实是个非常适合生活的地方。心里想着,如果以后能在这边开个小店,一家人生活倒是很悠闲。


这个星期在寒冷和混乱中过去,行李至今放在博洛尼亚,准备明天去扛。微信上笑嘻嘻地跟Jessica约了饭,但心里其实也没有那么高兴。不太爱跟别人说自己现在的工作,即使知道的人都觉得我这会儿的工作很好,待遇更好,但其实心里并不是满足的状态,只是这么说,会被人说太虚假吧。就连爸妈都是说让我好好努力,争取拿无期限合同。


觉得很迷茫以及受挫。

受挫是因为觉得自己不够好,迷茫是因为这样的工作和原本想要的相差甚大。一直想做的是艺术或者文学社会学方面的东西;又或许我太自卑太敏感。

赵说我对自己的自我认知太低,他说了我许多遍,也许他是对的。只是我不太清楚,这样的认知是因为我病了,还是因为我认清了自己。

不过说真的,哪有人会关注和自己没什么联系的人,我也根本不需要太在意别人看待我的目光。


只是觉得身边的人都好优秀,我却好像没什么能力。前日跟大老板接待挪威来的一个客户时,更是认识到自己的贫乏,便匆忙地去学习。但哪里能一口吃成胖子。


生活,好像除了上下班,只剩下学习,以及看书一个消遣。有选择时选择读书,和只剩读书这一个选项,两者感觉是不一样的。于是难免就有了些急躁。为了缓和这种心情,便去找喜马拉雅FM里那个关于沈从文的《边城》的有声书,听上几篇,倒是真的被抚平了一些。


7日


入职第三天,

逐渐习惯了工作的节奏。

即使是吃饭都感觉能学到很多东西。

吃老本会被社会抛弃的,

需要不断学习新技能才是正确的方式。


4日

博洛尼亚,留学生喜欢喊它菠萝,一入秋冬就难见好天气,早晨傍晚浓雾弥漫,中午是鼻尖冷冽的空气。

现在在去RN的火车上,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没有复习就要去考试的学生,内心满是心虚和不自信。

至少我认识到了这一点,从不推卸责任。

3日


下午整理行李的时候意识到上个星期六在准备回家,今天却在准备离家。

我是个很讨厌流浪的人啊。

想要陪在喜欢的人身边。



说来可能没有人相信,我最近才学会怎么去对一个人“不好”,或许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怎么拒绝一个对我表示善意的人”。


《圆桌派》在《分手3》电影上映的时候出了一集谈失恋,今儿个被我翻出来看了一篇。以前,分手与被分手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时,通常我都是那个被分手的人,没有几乎。当然,因为也没谈过几次恋爱,我就把朋友关系也算进来了。


节目里有个嘉宾说在分手阶段时伤害是互相的。因为想要分手的人在给对方造成不适和痛苦的时候,这种感觉会反弹回自身。我想这姑娘肯定和我一样总爱把别人的情绪背在身上,好听点是善良,造成别人的难过感到抱歉;说难听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明明就厌烦了,还不希望别人“不喜欢”你。这么说可能太难听了,有些人就是有一种天真的希望:愿所有人眼里的我都是完美的。

不过,我承认这种情况会发生,也不否定这种因为跟他人分手对他人表示抱歉的人是“善良”的,我曾因为给别人造成伤害而感到困扰,因此“默默忍受、承担”,但这何尝不是慢性长期的互相虐待呢?有时,干脆利落的互相伤害是必须的。


这种转变发生在什么时候?

以前可以很肯定的说,我的所有朋友,爱人都是我深爱的,没有一个作假又或者只是“临时凑活”,现在不行。正是因为泛泛之交的存在,才学会了不背负他人的情绪;也正因为可以因为“他喜欢我,人也不错”所以在一起,才学会了“厌烦、拒绝”这种事情。


写到这儿,突然也不确定到底是以前好还是现在好了。

11月1日

拿到一个以为拿不到的Offer,薪资待遇超乎预期,条件太好?到怀疑自己是否适合这份工作...

这几日有点懊恼自己浪费了许多时间,因为自身以及其他各种原因,浑浑噩噩之中过了一年又一年,才会在遇到好一点事情就怀疑自己是否匹配,这种情绪令人尴尬又难堪,所以近日在拼命学习,感觉很舒适。

大概是一直太倒霉?其实也不该说是倒霉,而是沉浸在自己的丧里,仿佛和现实脱离了联系,有种重新入“世”的感觉。

今日领悟:

1. 保持良好的睡眠才能保持上扬的心情;

2. 即使心情很down也不要担心,不要在这种时候下决定;

3. 不要因为西瓜籽放弃享受美味西瓜的机会;

4. 忙着沉浸忧伤会让你一事无成的。


29日

昨天回家的大巴上翻到一本书:斯科特杨的《如何高速学习》里面有句话很令我在意:没有目的的学习是浪费时间。

一直有点阅读找不到方向的的感慨,归根到底,就是因为没有目标。回家补眠结束后,就将自己的阅读书单彻底清理了一遍,分类,设定目标,然后整理书籍,完毕之后觉得整齐了许多。

最近的阅读书单为两种:1. 学习类的工具书;2.自我认知和情绪解析的心理书籍。1是出于调整自己学习方式和时间安排的目的,2嘛,自然是为了安慰自己时而崩溃的情绪;其实还有个列表3,是关于英语学习的,只是这个目标目前太大,还需要细分一些小项目。

今日翻杂文时看到一篇:如何建立自己的认知系统和知识系统,不由按照文里的基础起了个脑图,慢慢地起了念头想要分析一下“我”:自我认知、能力、兴趣、休闲、想要学习的能力、目标等,越列脑图细节越多,但客观认识自己的过程有点奇妙,值得注意的是不要以缺点和优点来表达自己,不过我好像还不是太会。这张脑图仍旧没有做完。

回家的感觉并没有很好,但弟弟特别的令人暖心,每次吃点什么就特意拿来问我要不要吃,甚至开始会在我难过时轻轻拍拍我的后背给予安慰。

翻了一遍朋友圈,好像这阵子不顺心的并不只有我一人,虽然不太好,我却还是觉得收到了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