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cora nera sbiancata🐑  

18/06

1.
作为一个从小在外国长大的孩子,每每遇到国人总是不由自主的精神紧张,这毛病至今没有缓解,唯一的差别是我伪装若无其事的能力越来越好了。
对白皮肤的人没有归属感,而本该拥有亲切感的黄皮肤同胞们却只让我紧张不自在,感觉像是被抛弃在半途,找不到队伍的位置。

2.
近日运动越来越无力,白日里无所事事,旁晚用运动的大消耗殆尽掉所剩的精力,之后是四肢疲劳地上床,然后不甘心地入睡。
这是近几日的日常。

啊~ 我是《犬夜叉》的脑残粉,这才是童年啊

16/6 星期六 集齐了666

1.
今天在看《华氏451》,华氏451是书本的燃点。书里描述了一个保留书籍是犯罪,发现书籍就要焚烧的世界,反乌托邦系列丛书。看得是译本,初看也能觉得作者文笔真好,想着之后去找原文读一读。

书里男主的妻子是一位彻底被“改造”的人,她不分昼夜带着耳机听着广播,家中四面墙三面是电视,沉浸在与电视里的“亲戚”互动,每天每小时每分钟每秒无时无刻不被“娱乐”环绕,她觉得自己是开心的,但她记不住任何生活中的事情。这是不是和现在被各种嗨娱乐媒体手机app电脑游戏环绕的人有点像?

“快乐是真理
自由是选择
自我是力量”

BBC翻拍了老版的电影(电影改编了许多,我更喜欢书)这是里面的一段台词,下一个画面是一群学生因为消防员放火烧书而高兴的鼓掌。

这类的书籍,电影,以及电视剧比如《黑镜》的一些片段,深思之后是很恐怖的事情。
正确与错误是大环境的选择,我们的行为都不过是随波逐流的行为。大环境如果改变,原本的正常变成了“异端”。
所以,我们如何确定自己现在生活的大社会不是“荒谬”的存在呢?

2.
这年头,想找人正经聊聊文学、电影、艺术、意义、书而不显得那么刻意、作是多么的艰辛。
于是迷恋上了自己找广播、影片儿,听里面的人唠嗑,也不说对不对,真是享受。



15/06

“通过自己认识的人突然变得很亲密,这使我感到无措。”这是SY在就某App写的,我不小心带入了自己,她指的是我。

J说我近来提起她已经没了最初的气愤,我承认。现在更多是一种小孩玩闹的情绪,如果她不来找我的话,就这么算了。
友情是件很奇怪的事情,不满累积后的爆发是让人最手足无措,因此我向来提倡不高兴就说,直接解决。

在SY眼里,我似乎是一个情感生活相当丰富的人,不管是恋爱,还是朋友。J也说,我觉得你好像每天都被人围绕啊。
其实,我的微信能好几天不收到任何人的信息。很多时候,即使收到信息也没有回复的欲望,人是不会拿自己的热情去无限粘一个冷漠的人的。
又渴望被接近又害怕亲近,是这样的一个状态。

我和SY明显不是同一类人。她和她的朋友圈子喜欢的东西我能做到站在圈外欣赏她们对那些事情的热情,却不会产生同样的热情,她觉得我跟她圈子亲密,这是个巨大的误会。
以前认识一个人,总期待着这个人会把自己带入她的朋友圈,也借此认识了更多的人。我的出发点是为了更了解她,她却不会如此想。

于是学会了适当保持距离,才是维系感情的王道。


什么时候开始我和SY的价值观产生了不同?
我怀念最初刚认识的时候,每每看到有趣的东西就会想到要跟她分享的心情。两个人因为经历背景太像了,一样孤单、一样无措,所以抱团取暖,但始终不是一个类型的人。

散了就散了吧,怕什么呢。

14/06


1. 

有时候想拿微信朋友圈发些类似高中时期的埋怨吐槽,打开界面便会犹豫。它已经不再是单纯表达自己心情的一个界面,而成为了形象经营的一种渠道,也正因为如此,我越来越喜欢没有熟人关注的地方。


2.

我的爸妈永远都不会想“为了不麻烦女儿,我们吃点亏吧”,他们的思维是“我们的事情没法解决,那就让女儿吃点亏来帮我们”,事后发现影响很大时,也只能一脸无辜的说:他们当时也没有想到这点亏对我的影响会那么大。
以上的事情一直在重复。
我很无奈。

昨天,J跟我说他认为血缘的亲情和因为爱情、婚姻而带来的亲人是有很大差异的。大概是因为血缘注定了与这些人无法分离,是无论如何也会包容在一起,不会想着分离。我爱我爸妈还有我弟弟,尽管他们让我伤心过那么多次,甚至心里最大的不安都是因为他们引起的,却始终不曾想离得远远的。

3.
今早是被门铃声吵醒的,清醒的瞬间等着第二次铃声,它却一直没有出现,便止不住怀疑这门铃声是否真的存在。
窗外下了很大的雨,心情郁闷了许多。

无所事事的日子令人心慌。

13/06

每年夏天少不了的打扮,今日体重51kg。

如果说食物里有什么是我无法抗拒的,那肯定是面包,就连很多人觉得难吃的法棍我都可以当作零食啃得津津有味儿,比如今天—啃掉了整条,按热量来算的话,每一百克287一条约重300克,碳水化合物为主要成分…我知道这样算热量会失去很多对食物的热情,但似乎是近期养成的一种习惯,希望以后慢慢改。

这样的体重已经维持了将近一个月,这个月几顿约饭、几顿酒,个别饼干薯片小蛋糕,幸好运动没有停过,倒也维持了。大概是这会儿减肥的心没有那么迫切了,于是在饮食上松懈许多。

有种说法是男性在镜子里看到的永远是美化了的自己,而女性看到的是永远太过肥胖,不够完美的人。以前倒是不觉得,这会儿或许心理上有点儿异样,倒不是说觉得自己很不好,只是分辨不出来到底OK不OK,可能是审美和一些原本固定的给自己定的规则被动摇了,暂时失去了判断力。

游戏的瘾终于过去了,尽管午休的时候还会陪着SW他们玩一把。和SW玩游戏感觉有点奇妙,因为长大后爱好的不同,生活环境的不同,即使我们认识了20几年,也仍旧认为对方是特殊的朋友,却难免会有生疏的感觉,这会儿一起玩游戏,倒是有点儿小时候一起玩闹的劲儿。跟他们玩,倒也更让我舒服了。

这几天一直在想J说的,让自己开心,简单处理人际关系,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背负他人的日常行为是一种愚蠢的负担。

昨天K找我想让我帮他朋友语言考试作弊,我拒绝了。怎么说呢,虽然我不会因为一个人作弊而全方面否定这个人,但我自己不会去做,也不喜去帮忙。
人一旦走了捷径之后,就会非常依赖捷径,别的我没资格说,但学习作弊,就像小时候老师说的,考试、学习都是为了自己,作弊出一个成绩,却没学一点本事,意义呢?
何必呢。

近日都没有看书,觉得异常空虚。乱糟糟的脑袋被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填满,像有无数个小人在讲话,闹腾,每个人都想告诉我什么,却因为说话的人太多,谁都没听清,同时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了。

但好像又熬过了一阵控制不住情绪的低潮期,每一次回想之前就会觉得自己愚蠢,但心里清楚,大概下一次还是会陷进去。能出来几次就出来几次吧,乐观点去安抚平静时的心情,加油。

每次听到什么都不懂的人说自己像叶藏,我就想打人。那种感觉有点像近几年“心理病”是某种“潮流”就人人都有心理病了。
微笑🙂️

1/06

为了努力融入,学着像一个小丑一样,故意用夸张的方式大笑大闹,取笑自己娱乐他人。快乐吗?明明小丑是世界上最悲伤的存在了。

刚刚和SF喝了一顿坦白局解恩仇,解了吗?她大概觉得是,我却知道回不去。

她说:我那时候以为自己不把你当朋友的,但后来发现还是很惦记。

我回家后却心酸发现,原来在我把她当成特殊很重要的朋友的时候,她给我的定义却是不确定是不是朋友...还在以为,哈,这样想真得还蛮好笑的,所以,我当时觉得她没把我当朋友的感觉完全是正确的。

我跟她说:你是压死我对友谊看法这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有没有觉得很骄傲? 

认识了五六年,她说哪里才五年,都快7、8年了。原来这么久了,时间真廉价。

我是个任性的人。我在心里想如果她陪我通宵,我就原谅她,但同时清楚的知道她不会答应的,(然而我心里却又期待她回答好,我当然不会真让她陪通宵) 于是,理所当然的给自己一个不原谅的理由。

我是慢热的人,但当我需要她给我的不确定一个强烈的表达,坚持的肯定,明确的信号时,如果没有,就算之后再热情,我也已经暖不起来了。

凌晨3:48 失眠

我真讨厌现在的自己。不想运动,不想学习。越变越难看。


出去玩一天之后觉得整个人被消耗惨了,也许跟昨晚没睡好也有关系。

逛体育用品店的时候被搭讪,在明白是搭讪之后推着小伙伴走了。
镜子里的人是立起来的形体,而不是软趴趴的一坨,突然觉得运动真的不是白费功夫,欣喜。

昨晚跟J聊了两个多小时,语音。
我觉得这个发展不是很好。

刚刚跟F以及疑似F男友?玩了一把游戏,尴尬到爆,早早退了。

24日

今天的10公里时间是1小时8分钟。

一.
尼采写:“那种突然疯狂的时刻,寂寞的人想要拥抱随便哪个人。”
又写道:“人与人之间巨大差距迫使我孤独,在人群中比独自一人更加孤独。我需要孤独,需要恢复,需要回到自己。”

二.
前天,因为游戏,和差不多7、8年没有讲过话的初恋重新讲话了。开始是有点奇怪的情绪在的,也不是还有感觉,但总觉得这个人还是有点特别;现今突然庆幸有这种重新认识现在的他的机会,彻底的没了任何特殊情节。
已经和我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也完全不是我喜欢的那样。想想毕竟10几年过去了,谁都会变。

三.
有好一阵子没有看书了,重新拿起我的Kindle找书看。

和J有一晚没一晚的聊着,一本正经的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昨天我们在聊客观是否存在,我的观点是客观不过是大部分的主观被社会认同形成的事实。如果人是媒介的话,客观真实就不存在。他有点被我绕进去了,毕竟是学理科的孩子,哈哈。

还是蛮有趣的一个人,还有点天真。

21日

完成了第一个10公里,原本计划是6月之内的。用了一个小时15分钟,速度还是有点慢,现在的目标大概是把10公里跑进1小时左右。


我想,我被打脸了。
上一篇还在说感觉似乎并没有很强烈,但这会儿看她发到群里的照片和婚礼视频,突然激动得难以平复。

FL婚礼时的照片里她真的好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看,以前总听说结婚那天是女人最美的时候,我终于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突然自己也有点想结婚了。哈哈

亲爱的,希望你永远和今天一样开心幸福呀~love you❤️

19日

今天是FL结婚的日子。SW给我视频直播了一小段婚礼。
观看婚礼是一件让人忍不住想要咧嘴笑的事情,不过却没有了当初看SW那种想笑想哭的感觉。这是不是说明FL在我心中的重量已经逐渐变轻了。不过也是,都那么些年过去了。

近来都在和我之前说刚认识的那个人聊天,称他为J吧。已经很久没有和人这样聊过,还不是尬聊,聊内容以及一些相当一本正经的东西,体验嘛,自然是很好,就是严重影响睡眠,每天都是将近两点才歇的。我其实是个很自我的人,他很会听,所以能聊得久或许归功于他。
只是不知我何时会腻。


是要下决定离开舒适圈的时刻,但一直没有离开,非常懊恼。

14日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因为自己的能力而导致要帮别人做事情,尤其这些事情也许对我来说也许是小事一碟,他人来做或许有点点困难,但也是可以做的。他人一句“我不知道”、“我不懂”然后把事情都给我这个似乎“懂”的人。我最讨厌的人就是明明只要一点努力就可以完成事情却懒到一点劲都不想废,丢给别人的人。

我最讨厌这种事情。

明明是平均分担的事情,却因为我懂得多一点点,而坦然的丢给我,那一副自己很无奈的脸皮子是世界上最令人厌恶的事情。尤其,当你帮他弄了,可需要一些资料,结果却需要等上一小时两小时仍旧迟迟不见人影,我满脑子跑脏话。

事情办成了,“你看这么小的事情你一下子就弄好了,举手之劳啊”;事情办砸了,“这么小的事情你怎么都弄不好。”

F.!!!

11日

最近在跳insanity,只能说很凶残。跑步已经没有让我有疲惫的感觉,现在看7公里、8公里、10公里感觉就是完成时间长短的不同,于是想换点别的。只是insanity强度是真的大,全程喘成狗,汗如瀑布,中间歇了无数次,看来自己体能还是很差劲的说。

6日

社交已经变成一种赌气的存在,充满了负能量。你不回我信息,那下一次我也不回;你无所谓对话,那我下次也这样。说什么回信息的速度取决于那人对你的重要性,这话对了一半。

SF找我聊天。我不确定她的态度,她主动找我聊过几次天,也许是想要试探我的态度。于是我说要约饭么?我讨厌这种试的心态,不如直接坐下来谈。我给的点她没有时间,约晚上或者明天,我嘴上说忙,她说那改天吧,我回:行,但心里知道我应该是再没有下一次了。
我知道自己很作。我约的点她刚好没时间就是不凑巧,天意注定没机会谈开,那就没有第二次了。我心里这么想的。

昨天,W在他那边大概下午,我这边上午的时候给我发说自己昨天手机没电了,我拿着手机看着微信想笑,这种借口我早八百年就不用了,这样明显的谎话没有回复的必要。他晚上的时候玩绝地玩到深夜,然后凌晨又爬起来玩,这不像他的作风,估计确实有心事,可我懒得去问,搞得我硬要贴他的样子,莫名其妙。

最近就是一直在跟人闹别扭。

五月一日
早上做了一场奇奇怪怪的春梦。

1.

大概是年龄上来了,小朋友的心思一下子就看明白了,不知道是不是他年轻的关系,喜欢了就热情的追,也不顾虑隔了五六岁的年龄差,可我不行啊,无法不在意年龄,无法不考虑之后。何况,他对我来说只是个小朋友。

越来越觉得自己年龄大了,热情好像散了,更享受的是平凡日子里静静地起床,吃饭,困了一起睡,无聊了一起看电影、打游戏,家里不想待了,挽着手出去散步。各有各的工作,共同的窝,所有的一切都是随意的,没有什么浪漫情节,惊喜,就是淡淡的,但是是彼此依赖的。也许后来没了爱,但情还在,并一起完善着。这大概是理想的生活吧。

2.

午睡又做了一场梦,不过是惊悚的。

26日
夏日才开始,身上的皮肤已经晒成了两个色调。
不知道是不是吃的太清淡的关系,吃了点烤的面包就上火流鼻血了……
老弟依旧不接我语音。
今天吃了好多...虽然运动量也超级大...一定要戒掉这种对食物的罪恶感...

SY依旧冷战中,想想几年前我还会着急,现在却心如死水,甚至觉得自己那时自己太蠢。大概是对她很深很深的感情在几年前消了只剩一半,她始终没有道歉。现今再这样,我倒觉得挺正常。

25日

小说越来越看不下去,阅读爱好偏向科普类技术类教东西的资料,一时之间找资源变得好困难。今天听一个广播里谈论欧洲各个时期的哲学伟人,脑海里突然冒出了“小说是少年时帮忙塑造内心观点的一个辅助”这个想法,成年人的三观已经形成,看小说就成了评论。
昨天浏览某个网站,评论里有人写:如果是我,我会... 突然就愣神了半天,如果是我,如果不是因为身份是旁人,站在局外,才能这么轻松的侃侃而谈,生在局中的行为都是难以预料的,所以哪里来的勇气来发表“如果是我,我会...”的论点呢?

今早做了一个很灰暗的梦,这会儿已经记不清内容,醒来时的沉重感倒是一直被身体记下来了。跟SY莫名陷入冷战,大概就因为我游戏时开玩笑说了一句“累赘”,她不知是不是开玩笑的在别人面前跟我“撕”了起来。当时我退让了,也道过歉,但冷战似乎就这么开始了,中午拉她游戏都没有反应,这场景和几年前如此相似,只是我应该不会再上去哄了,就不知道我这句话能坚持多久。

我近期一直在借着游戏逃避很多事情,这明明是青春期小屁孩才会干的蠢事儿啊……

24日


23日

在连续一个多月的运动中重新完成了8公里,吃力肯定是吃力的,但跑完的感觉说不出的痛快。目标是跑10公里,希望在6月之前完成。

关于饮食,其实并没有那么控制着,但还是产生了“好想好想吃东西”以及“吃多了的罪恶感”,上个星期基本上放纵自己吃了薯片,中式小糕点等脂肪含量很高的东西,但因为运动量大,体重没有上去,当然也没有下降,懊恼,感觉都白练了。
本来薯片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零食也是基本不吃的,喝的东西从小就是只喝水、牛奶和花茶所以注意起来也简单,更甚至很多时候,没有要减肥的念头的话,吃的很少……结果每每脑海出现“要减肥”三个字,平日里并不爱吃、完全不吃的东西比如汉堡、披萨、蛋糕、饼干什么的动不动在脑海飘过,也真的好无奈...

目前体重52.35kg,希望在六月初到50,七月末完结,理想体重48。
许愿,感谢。

20日

熬夜看了一本书。主角童年经历惨烈,成年后不断渴求别人的喜欢,书并不是什么文学著作,所以结局是小说的后半段她遇到了一个可以让她脱掉面具然后爱自己的人。

小说真美好啊,于是即使知道那是虚假的,仍旧喜欢看上一遍又一遍。

“那么多人不喜欢你的话,一个是你的问题吧?”于是反复否定自己,想要拥有别人的喜爱;
青春期第一次放心去信任去依赖,结果被放弃了,但青春时的爱恋不就是那样,只不过她承受不了;
成年时又一次鼓起勇气去喜欢,但还是被背叛。

不要主动靠近别人。

“因为没有人会喜欢你。”


不要取下面具。

“因为他们喜欢的不是真实的你。”


不要付出真心。

“被抛弃的时候真的很痛啊。”



有些人很勇敢,即使受到再大的痛,伤得再深,时间会治愈它,下一次仍旧义无反顾;有些人懦弱又自私,太痛了,不想再承受了。不放心,不依赖,不信任,被抛弃、背叛时也不痛了,“看吧,他/她果然还是走了。”

“不被人喜欢的我果然是很糟糕吧。”
“被恶劣对待果然是我自己的问题吧。”
“我果然彻底坏掉了吧。”
“又古怪又神经质的人,你看,爸爸妈妈都这么觉得啊。”


我不想变得冷漠的,真的。
我一直想笑的,一点都不难过。
一点都不想难过的。

今天看书,喜欢书上一段话:

La Terra era la scena sulla quale era avvenuta la caduta del tempo, inseguito alla quale tutto ciò che nasce è in debito di una morte con le proprie origini. Perciò sulla Terra, senza eccezioni, tutto ciò che viene messo in opera ha una fine; il tempo scorre irreversibilmente, il fuoco brucia velocemente la miccia fino al punto di innesco. Chi comprende la propria situazione sulla Terra, si rende conto che nessuno uscirà vivo da qui. Sulla sui torbida superficie bisogna fare esercizio di quello che gergo filosofia più recente chiama “anticipare” la propria morte - ragione per cui è meglio non chiamare più gli uomini mortali, ma precursori.

大概的意思是说地球上所有的东西都有始有终,不管是人类,还是物体,都会有消亡的时候,火会熄灭,时间永远不会回溯,我们都知晓没有人能活着离开这片土地,比起称呼人为“mortale”, 不如说是“precursori”.

内容很老套,但是意大利语的描述方法很喜欢,尤其是mortale 和 percusori的两个用词,可惜我不知道中文怎么用词合适....

19日

前几天在翻译一个小视频,意大利某网红制作的关于《death note》的搞笑视频,今天就看到之前日本电影版本的男主之一L——松山研一的电影《摇摆的心》,第一反应居然是欣慰,小哥哥重新恢复了眉清目秀的样子。日本男明星里总是会出现一些五官一言难尽,但你看着就是觉得魅力非凡的人物,比如小栗旬,比如松山研一。大概很难忘记当年中二病晚期时看《死亡笔记》的心情,甚至还因为“如果法律无法惩戒罪大恶极的人,人为的复仇到底该不该”和朋友议论了好久,现在想想,算是法律与人情道德的仇恨吗?

那时对松山研一的L是有巨大的好感的,虽然L就是个神经质的怪胎,然而“高智商的人总是怪胎”这种设点似乎一直是被人接受甚至许多人喜爱,如果他还面目清秀甚至英俊,敢问哪位青春期的少女抵挡得了这种组合?总而言之,那时候一帮小姐妹迷得不要不要的,一是因为喜欢动漫,另一个原因绝对是因为松山的神还原,虽然那时,他的演技实际上是一言难尽的。因此,我至今拒绝重看电影第二遍,少年时美好记忆的影片,尤其是成年之后清楚认知到内容中二矫情的,就让它永远停在记忆里,保持着当年的感觉吧。

《摇摆的心》就像很多日本小说或者电影的剧情一样,脑洞很大,但配上那种氛围你就是觉得来劲儿。撇开桃李的剧情发展,主线前期是恐怖电影氛围,病态的女主配着冷漠的表情闪着诡异却有着异样的美感,压抑吗?必然的,就像是捧着被胶水勉强粘好的心爱的玻璃瓶子,你知道它最后还是会碎,却期待着不会发生,一直忐忑不安,小心翼翼,到最后亲手摔碎了它。后半是恋爱剧,背负着想要赎罪的心的温柔的男人拯救了没有同理心的女人,虽然他的罪她也有参与,桥上相遇的一幕太美好,我喜欢女主看他时的眼神,“看不懂这个人究竟想要的是什么,为什么和之前遇到的那些人不一样”。

我似乎越来越喜欢看主角是边缘人物的电影了,异常、与他人不一样,大概是觉得生活太平常了吧。

18日

把体重秤收了起来,受不了自己神经质般的盯着那些个数字计较自己吃了多少,要运动多久才能把额外吃的薯片和零食减掉,一定要坚持一个星期或者两个星期量一次体重的决心。

夏天一下子就到了,下午跑步的时候因为太阳晒得身上通红,晚八点外面也依旧明亮,大博是一个在夏天里晚上十点可能天都还亮着的城市,这和西西里还真不一样。

学会了生啃胡萝卜这个技能,要知道从小到大,这都是我最讨厌的食物之一……现在居然觉得甜甜脆脆的,味道还不错...

有点害怕妈妈的电话,无脸回答她的问题。
唾弃自己的一天。

15日

刚刚翻阅了下自己在这边写的日记,发现频繁出现了”孤独“两字。大概是自己的潜意识的状态使得自己写日记时直接输送了。仔细想,这世界谁不孤独呢?完全不曾体会过”孤单,寂寞,孤独“的人如果真得存在,那他是怎样的幸运呀,我也只能羡慕嫉妒恨,然后笑笑继续哀叹两秒我的孤独,接着重新开始生活的忙碌。

“孤独“是人最初的状态,自然也没什么好怕的。既然如此,好像寂寞,孤单,孤独,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跟人说的。突然就想明白了诶。

14日

好快,四月过了一半了。

这两天一直在看动漫《齐木楠雄的灾难》,被逗得不行。

长到这个年龄,对动漫已经没有前几年的着迷,逛网站也不会再经常点开动漫看有没有感兴趣的新番。知晓这部动漫其实是2016年它刚动画化的时候,不过当时并没有兴趣,面无表情吐槽的主角大概是从2016年开始成为了某种热点,日式吐槽漫在我的观漫经验中是从《银魂》开始的,后来又有了坂本大佬,虽然后者实在太风骚,没看完,大概是有点审美疲劳了吧。

《齐木楠雄的灾难》是部搞笑番,不过骨子里意外的温暖。拥有“全部超能力”的万能男主总是面无表情一边吐槽一边帮自己嫌弃得不要不要的伙伴们收拾烂摊子,冷着脸嘴上死不承认自己在意,然而身体总是很诚实的跟着一起活动,实现小伙伴们某些很荒唐的“梦”,是种内心无比傲娇然但超级能干的闷骚人设,仔细想想,这种人设也是这几年的大热门吧。这其实是个讲孤独和友谊的故事,为了掩饰自己超能力而拼命装作普通人,与人保持距离的少年如何拥有了一群看似坑人,然而内心“火热”的朋友,不过,他那群朋友,其实也没一个“正常人“:中二病严重幻想自己是英雄的少年虽然实际上怂的不行,但还是会在朋友遇到危险时冲上去帮忙;外表看似不良,实际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格外憨厚的”少年“;被神眷顾的万人迷少女,即使内心有着自己的小九九,”表里不一“但格外善良希望所有人快乐的人;各位主角都是各有缺陷但始终善良的人,这大概是这类动漫的美好,你永远看不到令你皱眉的场景。

“孤独”的人们互相找到了伙伴,即使再奇怪,也终究会遇到懂得欣赏你的特殊的人。寓意真好。

  å¦å¤–,动画真得超好笑,哈哈哈。

13日

人对不了解的东西会因为他人的描述产生各种“刻板印象”或者“偏见”,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作为活在“社会”里的我们会在意别人的目光,他人的评价,不过这会儿想叨叨的并不是关于别人的目光什么的。

最近看了一篇关于“约会”app使用者的采访,文中对男、女用户的体验总结出了以下观点:男生大概率的关键词是“效率”“简单”,而女性多是“寂寞”,“期待建立有信任关系的精神寄托”。两者放一起,刚好相反。这是不是也说明,对于想利用社交app来排遣的“孤单”的大部分女性和小部分男性来说,不过是从一个人的寂寞变成了立在人群中的寂寞。

(是“寂寞”、“孤单”而不是“孤独”。前两者还是会伸手寻求拥抱的小孩,后者,已经如老僧般入定了。)

大二社会学有一本参考阅读书籍是关于“社交网络上的色情泛滥”,书里简单归类了下网络色情的发展与心理基础概念,当然,普通人的约会app一般来说来不致于发展至色情行业,就跟这几天扎克伯格说的,app只是提供了一个平台,用户如何使用完全是不可控的(致于平台对犯罪行为或者反道德行为有没有责任,这得另外说)。

大概七八年前,因为失眠而“被”夜猫子的我上网乱翻,在某网页聊天室认识了至今都有联系的SY,女生,彼时她正在半夜给自己的wii翻机。大概是因为这样的一段经历,对于这个至今存在的网页聊天室有着一丝丝好感,只不过,在那之后到现今1偶尔的几次再登陆时,里面“非单纯聊天”的用户才是主流,当然偶尔还是有碰到聊天的,毕竟生活不是只是sex。

我唯一用过一个“约会”app,因为对情感观念相对比较传统,所以个人用途仅限聊天,文中看到“寂寞”这词还是膝盖频频中枪,不过“建立拥有信任关系的精神寄托”却从来不曾考虑过。大概是因为知晓这类app本身就与信任关系是完全相悖的。也许别人要说认识过许多因为这类app而相爱结婚的,可那是小概率发生事件,虽然SY即将结婚的对象就是她的网恋对象...(准确的来说在那样的网页遇到和我生活环境、成长环境相似的SY也是很小概率的事情...)这样说算不算自己给自己打脸? 这大概是“小概率女王的SY”的一种独特的技能吧……但,别人那一套不一定适合你,侥幸心理能不要还是不要吧,我是如此觉得的。对这类app的最大体验也不过是一时消遣,再高的点赞率满足的也不过是一时的虚荣心,该寂寞还是寂寞,孤单的仍旧孤单。

所以,“约会”类型的app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呢?如果蹦着情感而玩耍,这大概是一条走不好就乱的送原则题,如果原来有原则的话。本身没有健康的情感原则和观念,因为好奇而去“看世界”,可能不小心就被世界吞没了,毕竟同样的事情,每个人的体验因为生活经验对事物、道德认知程度都有所不同,这种时候唯一能期待的,可能是希望自己出生时运气点这一选项的分足够吧。

我不否认社交网络给许多现实生活有社交障碍或者生活宅提供了便利,但是在现今如此多元化的碰撞过程中寻找和自己抱着同样目的且合适自己的人,这完全不比现实生活中的人际往来简单到哪里去,现在网络原本拥有的因为“互不相见的安全感”也早就不再那么安全,甚至有时候一个名字、账号在搜索引擎一搜,出来的信息永远比你想到的要多许多,这还是主动搜索的,被动搜索的信息累积或许更多。网络行为发展到最终也同现实一样会被约束,这有利有弊,和现实的唯一区别大概是类似掩耳盗铃的作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