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cora nera sbiancata🐑  

18日


我有个秘密,连在这边都难以起笔。


我做不到自己说的不写负能量的东西,大概我的生活负能量的太多了。

打开文档想写些什么,却发现有些话根本写不出来。

看再多的书,再努力调节自己的心情,导致抑郁的事因不解决,一点用都没有,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让我崩溃。


我真的、真的太没用了。我好抱歉。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坚持下去,活得好辛苦,也自己作践着自己。

一切充满恐惧的事情最后还是只有我一个人面对,没有谁能成为我的后盾,一如往常。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是这样来的,但为什么现在就害怕了?

我好想尖叫。 

疯狂得疯狂得叫。


还是得逼着自己笑,因为那样我会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想哭。

我不该在这边写字,要去睡觉,睡醒了,就好了。




15日


近日,突然看到了很多关于抑郁症的事情。


今天跟朋友聊天的时候,他突然提起他另一个好友患上了轻度抑郁。我不是很敢就这话题深聊下去,但他似乎也隐约有猜到,我没有直接否认,也不曾承认。可我大概不太想和他接触了。

以前我跟SF说,我大概有抑郁。后来发现她将我划进了“有那个病”的人,带着“偏见”开始判断我们相处的模式和行为,那句话太伤人了。何况,一个“患病”的人确实难以相处。

别人爱的也只是那副皮囊和摆在外面的面具。内心的我呢,有时,我自己都看不清她了。


我已经很久没去看医生了。从去年开始进入了一种“隐蔽性的自我调养”的状态,好像看开了很多事情,虽然它依旧时不时地来打扰我,但在我强迫自己不去想,去睡觉或者看书转移注意力之后似乎也走了。

我其实有点害怕这种状态,会不会哪天我就撑不住了。


短期抑郁的人其实很好发现的,他们通常还晓得求救,寻求医生或者朋友的帮忙。至于那些长期的,要嘛你根本就遇不到Ta,要嘛Ta根本不会让你发现,而且Ta往往笑得比别人更开心。


忘了具体什么时候开始,每当想哭的时候就笑,今天看到一篇文章说,这样会让情绪更加压抑,让笑没了原本愉悦的意义,我会慢慢试着在不该笑的时候不笑的。


14日 凌晨01:34


有时候觉得,其实我已经拥有那么多,却还在贪心不曾拥有的,并为此忧心,欲望这事儿实在可怕,而我还喜欢将它唤做“梦想”。


1.

或许我实践的机会太少,经验不够,我分不太清Z给我的感觉和他的一些行为是“合理”又或者“不合理的”,是“踩线行为”或者不是。有时候会有很不舒适的感觉。经验不够可书面理论、知识又了解的过多,导致我分不清“正常”与“不正常”了。


2.

我在逃避很严重的问题。

10月9日

我可能不会结婚。

不婚的念头倒不是突然冒出来的,以前一直开玩笑地跟朋友嚷嚷过,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是今年的事儿,不过,恋爱嘛,还是要谈的。

小时候对婚姻还是憧憬的,到现在却不相信自己会信任一个人,为了结婚而结婚,对于我这种无比在意感情的人,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

最近看到一本书上说认为“婚姻” 意味着两个相爱的人永远在一起反而证明了爱是一种相当脆弱的力量,况且,这种“结合”还可以被“离婚”给割裂开来,这是不是意味着在逻辑意义上它完全是多此一举。我居然有点认同。某节目说“婚姻”是一纸“经济合约”,使甲乙双方在合同期间因为付出的感情、时间和能力所得的利益有所保障,我赞同这个说法。

不过单身就不会考虑要小孩,这件事倒是令我难受。我很喜欢小孩子。但仔细想想,已经养过弟弟,类似于当过妈妈了,倒也还好,遗憾肯定是有的。

我一直觉得弟弟像是我的小孩。十几岁时因为单独带他去医院复诊而被认为是未成年的单亲妈妈被医生臭脸,到现在长大,人家已经态度很正常的觉得我是个年轻的母亲。我想我需要好好保养,等到他20,30岁变成他的姐姐or妹妹。按他懒散的程度来看,可能性还是有的,想想还是要的,万一实现了呢?

不过,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的。


10月6日


这两天情绪不太好。


在看《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电影早早看过了。书还是一个app上的男生提起来,又刚好看到了资源。书里有大量的,或许该说全部都是主角Elliot一个人的心理活动,很多场景的描写。我看书时总喜欢将场景描写跳过,认为毫无作用,这书塑造的整个氛围太好,总让我想意大利夏天的乡下,大片的绿,阳光灿烂,摆在小院子的餐桌餐椅,小径尽头的小湖泊,缠绕在栏杆上阳台窗口的爬山虎以及葡萄藤,细细地读后觉得那些能用美丽文字去描写景的人必定有一双很会观察世界的眼睛,细腻而敏感。

我喜欢又不喜欢这个故事,他的整个心里描述那么真实,挣扎难堪喜悦悲痛都有,同时又很不真实,短暂的时间,那么深刻,那样的关系好像和日常完全不同,可日常是什么样的?那个框框好像越来越模糊了。


有很多事情好像被分成了两个层面,而你分不清哪个是真实,哪个是正确。或者,真实和正确是真的存在吗?我很是怀疑。

10月4日


好了,我努力不写阴暗的记录了,原本写这个的初衷是为了很久以后(?)重新翻阅能想起那些觉得特别美好的事情、书、音乐或者瞬间,也许还有人,然后重温一遍。

虽然我昨晚又陷入了困境。不过逃离出来的时间越来越短,是不是证明我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提高了一些呢?


“如果情绪不对,就马上睡一觉。”

“如果有很渣心、剖心的话,先睡一觉,第二天早晨起床如果还想说,再说。”


睡觉,能短暂地治百病。


今日下午又是大雨,于是去接弟弟放学。

我努力板着脸,他偷偷地拉我衣角,因为我俩昨天吵架还没有和好。他小心翼翼观察我的脸色,一边略带委屈地问我是否还在生气的样子好笑又有点令人暖心,其实我昨天下午就气消了,只是觉得他需要一点教训认识到自己行为错误的严重性,结果晚上他偷偷地在沙发上往我房间打量,见我半天不理人,幼稚地将我洗澡的浴巾藏了起来,这种把戏已经是第二次了,感觉蛮好笑的。


小孩,或许该说还没有变成成年人的“孩子”有时候会可爱、温暖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步。下午我在看书,也许是刚和好太高兴,他跑来枕着我的肚子躺下,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口气略带撒娇,虽然他坚称自己是男人,男人是从不撒娇的。简直可爱。

我喜欢这种和亲人亲昵的感觉。

今日读的书里有段话很是有趣:社交网络往往意味着端坐于一部麻木无情的电脑前,打出一行你需要喝咖啡之类的字,然后在网络上看别人说他们需要咖啡,最后你忘记了真正给自己泡咖啡。所有人都在等待偷窥他人的私生活,这是一场主题为自恋的自爆秀。 

10月3日

早早赶Z去睡觉,即使明显发现他因为我说的话心情不好,却置之不理。

下午睡醒的时候突然就陷入了低落,外面下很大的雨,Z在微信里说我又不见了。心里有点厌烦,却仍旧拿着手机回复是因为不小心睡着了。

大概是因为以前的事情,对妈妈的一些行为异常敏感,比如她们三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她说:“沙发那么小,结果一家人都窝在上面。”弟弟回答:“哪里一家人都在了。”弟弟的意思是说我不在。妈妈没反应过来;又比如说她询问弟弟的书都买了哪些,书是我负责买的,就下意识觉得她是不是认为我多拿了她的钱。

啊,这种感觉真糟糕。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我越来越讨厌在她旁边。


我想要独居的生活。

大概是适应了孤独,习惯了没有一个人在身边,所以,Z有时试探的行为令我手足无措。这两个月,他占用我太多的时间,甚至偶尔能够影响我的情绪。我知道自己还没心动,却不能保证继续下去仍旧可以用这种态度去对应。我讨厌自己陷入爱情时的不理性和全心依赖一个人的感觉。这令我想起和SF闹开时的我内心说不出口的难堪和恶心。

对了,SF取关了我的微博。前几天发现的,虽然,两年前和她产生矛盾的时候,我先取关了她。

友情和爱情都是一场信任的游戏。SF就像我说的那样是我对信赖感满满的友情那压坏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发现自己失去了信任别人的能力。每每想到当时SF给我的感觉,就退缩。太过难堪,不过或许跟我性格也有关,脸皮太薄,心太玻璃。

自尊心强,自傲,外人看起来很正经的乖孩子模样的女生,只对SF显过真性情,透露过难堪和自卑,耍过赖,发过痴,只要想到她曾对我这些亲昵行为觉得可笑过,就对自己恶心。

所有亲昵的,会侵犯我私人空间的,会需要我剥开自己外壳的关系,都另我恐惧。


晚上9点时,无比寂寞。在网上逛了一会儿发现还不如自己看几本书。不知道书对我来说是不是成为了我逃避现实,逃避低落抑郁情绪的工具,还是如同当初只是出于我的喜欢。



10月2日


1.

社交网上遇到说来聊书的人,一脸高兴迎上去,然后失望。这种循环重复几遍,不如自己看书。

想回大博听我们可爱的教授叨叨,那时我会用充满崇拜的眼神,望着他/她们,充满感激地更新自己脑海的东西,简直赛高。


2.

和Z聊聊聊。像是在玩一个看谁先动心的游戏,其实有点好笑又有点好玩,我不会动心的,感觉自己恋爱观有偏差,可以恋爱不想结婚,或者该说不相信婚姻。

Z总说跟我有共鸣,以前也像他一样高兴,现在,心如死水。

最近某app主页总是给我推送恋爱的消息,什么什么的体验,对于在没有标明男女关系前就亲昵得没脸没皮,这种事情我做不出来,现在小朋友真是超前我们这一辈许多,矜持这两个字,是不是会在几十年后彻底消失呢?


3.

听广播时听到主播说《冰汽时代》这个游戏,总的来说是废土末日背景,主角带着一群人在寒冷中生存。里面有个情节是发展到一定的规模后,主角将选择(往暗黑了的讲的话)1.警局,也就是武力镇压;2.宗教,精神控制;两者对比,精神控制比武力镇压段位高了无数个基地吧。


4.

发现一款很喜欢的香水:Chanel chance 的 eau fraîche, 可专柜看到是粉水,官网却是绿瓶,所以到底是那样?三种类型味道相差很不同呢。




29/09


被感冒折磨的一个礼拜,连带脑袋都混乱了许多。咳嗽咳得小腹疼,因为擤鼻涕擤了三天,鼻子上唇脱皮也酸疼得厉害,经此一遭,暗暗告诉自己运动是万万不能停止了,健康的身体感觉真得好轻松。


喜欢了一个台湾小众乐队,叫做hello nico,建议从《花》开始听,《接下来如何》也很不错的感觉。已经很久不听这种类型的音乐以及很偶尔才听中文歌,乍一听,有惊艳。


这俩天看了两部很偏门的电影,一部《叶落无痕,leave no trace》,一部西班牙的《篮球冠军campeones》,两者都可以说是讲边缘人物的故事,前者是战后无法融入社会的军人,后者是患有唐氏综合征的人们,不同的是,军人始终无法接受生活而选择隐居游荡在森林深处,而一直是孩童思维的人们却如同所有普通人一般甚至比“正常人”更加热爱人生。

另外看了部惊悚片《暗网》,整部电影不过一个电脑桌面却令我移不开视线,结束后有点毛骨悚然,不是传统意义的恐怖片惊吓,而是细思极恐得不寒而栗,有种想要将所有可摄像的镜头都盖住的冲动...


九月将末,希望将手里头Foucault的《histoire de la folie à l’âge classique 中文翻译是疯癫与文明》看完。

27日


要将被一个人打扰了的生活恢复正常。



26日


早晨醒来时,喉咙疼得像被人在咽喉里狠狠割了一刀并时不时的磨一下,自从开始运动已经许久许久没有感冒,没有一点想念。今日天气很阴沉,大风,打开新闻无一例外不是降温和天气转变的提醒,做的英文阅读提醒周六将是秋分,autumnal equinox,对我来说,还真是个新鲜的词汇。


作息被分成了各种时间段,被填充了各类项目,下午约了房产中介看一个店面,即使爸妈的态度在我看来无比敷衍。其实也好理解,人到中年,自然是想要安稳了,不过总需要考虑下未来,找个舒适的事情。前两天被各种工作的电话打爆,一度觉得烦恼异常,脑中都是开销,工资,合同等信息,直到意识到自己突然变得异常在乎钱这件事情,为那一两块钱忧愁了许多小时。其实明明也是很好解决的。希望不要再那么焦虑。


喂养的流浪猫们近几日在广场渐渐不见了踪影,家里猫粮猫罐头还剩几袋,有丝丝失落,同时希望它们是被人领走了。迫切的想要养一只小小小小的陪伴。



有些人即使现在仍有共鸣,也不会再去和她接触了,大概是当时伤得太难过了。 

23/09


半夜失眠听歌,一首比一首骚气。

看到一个评论:“所有人觉得你有数不清的暧昧关系,其实你孤独的像条狗。” æ›¿ç‹—狗不值。


21/09


今天断断续续看了将近一天的《刀锋》,毛姆的书。下意识的不喜欢这个作者,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情绪,甚至,我没有读过他的一本书,仅有的了解只是在某处看到的关于《月亮与六便士》的说书就将人归到了#心灵鸡汤手#那一卦,这种偏见来得不可理喻。


《刀锋》是个看起来似乎很忧郁的男生推荐的。好玩的是,明明我也是那一卦晦暗的人,却不太喜欢接触甚至不理解这一卦的人。或许是知道跟这样的人相处会太消耗自己的情绪的原因。


书还没有看完,到第六章。追求人生的意义,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的代表,在我看来,已经是老一套的东西了。我自然不是不喜精神世界,但就像关于晦暗人的讨论一样,我确实是不爱看这类内容的书。人生的意义是个人的选择,书里似乎将Elliot追寻财富名望的过程写的讽刺,而拉里在追求精神?写得很是高尚,这样的对比令我不太舒适。既然追求物质的人不该看不上追求精神的人,那么,追求精神的人也没什么权利去批评追求物质的人。不知道书后几章会写些什么。


虽说不爱看这样的书,甚至打心眼的不喜欢,却因为书里的一些情节,决定了不管是否喜欢,都去参加下那份工作的三面,就像Z说的,累积经验也是好的。去见识下,多认识些人,毕竟,我很热衷于发现不同的人,不同的生活,作为一个纯粹的旁观者。虽然喜欢自己生活一尘不变,但,如果真的不变的话,似乎根本不会遇到不一样的人。离开,好像也没有那么令人恐惧。


近期同时在看的另一本是《我遇见了人类》,倒是有意思,讲得是一个外星人假扮成一位数学家在地球对人类世界的观察,有些蛮有意思的结论,引人忍俊不禁的同时又觉得讽刺十足。另一本打开的是远藤周作的《沉默》,讲宗教信仰的书籍,也看了四五章,我这同时开好几本书的毛病真得要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学了自己专业的关系,近两年看的书许多都是关于社会、心理、哲学的东西,都是些抓不着、飘在空中的抽象概念,近来觉得这样似乎太放松了,好像需要适当的安排下自己看书的类别,操作类或者工具书得多看看。



18/09

因为找正式工作便无法避免的要去了解CCNL的工作合同以及纳税社保的一些相关信息。虽然在意大利生活了十几年,却觉得活在了两个世界。

当地华人圈子从各种角度来讲,其实都是相当封闭的,自我生产自我消耗的社会自然而然也产生了些“非书面的规则”,我们华人众所周知,身在其中时也意识不到这是否符合“外面”大世界的规则,甚至,即使你清楚意识到,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甚至理所当然(所以你看,所谓的规则对错,取决于认同人的数量)。

今天和朋友聊起了税收的问题,有许多灰色地带,合理避税是否算狡猾的逃税行为,最后种种算下来,不由感叹,工薪阶级真得是在为国家赚钱,而不是自己,所以那么多的人想要从工薪阶级跳出来,只不过,成功的在少数。

在意的大部分华人也许不该算是工薪阶级,纳税方面必定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灰色地带,我们有自己的“规则”,“谁会傻的按法律交付所有税,意大利人都没有这么干的”,这是我听过最多的句子。这其实有点儿魔幻,已经不是对错可以解释的问题,不过,这也代表了他们彻底放弃了社保养老之类需要社会供应的服务,全部压在自己身上。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生活在我自己现在的圈子还是跳出去,尝试下外面相对严苛的世界。可工作的目的是什么?体验生活?还是赚钱?如果是后者,现在的圈子已经足够满足。体验生活,说句俗的,找找生活的意义,是不是意味着要将自己放置于原本不用忍受的恶劣环境之中呢? æœ‰æ„ä¹‰å—?

我为此很是困惑。


关于《太年轻》


月初的时候看了好几本书,因为都是小说,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写的。我总是习惯同时打开至少两本书一起看,这实在是很不好的事情,因为这往往会导致一直到月末都未曾看完一本,需要改掉这个习惯。

《太年轻》是加·æ³½æ–‡çš„书,我同时打开的还有她的《岛上书店》,其实后者更出名,但《太年轻》写得太顺畅,导致我一翻开就没能停下来。


一直对那种标着类似于“最适合女生读的书”之类的宣传语有一种莫名的厌恶感,但不得不说,这书还真合适。

书的主要中心就是一句话,引用了《霍乱时期的爱情》:“人不是从一出生起就是一成不变的,生活会迫使他再三再四地自我脱胎换骨。”(嗯,看来得找个时间将霍乱看完) 全书其实就在描述一个“变化”,身份的转变,成长,主角是女人。


书从五个视角—祖母、母亲、女儿、以前的“你”于现在的“你”、以及被出轨的妻子—慢慢叙述了一段情色丑闻:议员与实习生的婚外恋。情色二字本就扎眼,加上丑闻,毫无意外地引起了围观群众的狂欢。这种类型的消息总是对女主角特别的不友善,如果不巧刚好是个身材丰满看似性感的女性,那“荡妇耻辱”这四个字将如同粘在头发里的口香糖,除非你下定决心剪了那一缕,否则,别想在大众七嘴八舌里干净地出来。非常好玩的是当我在看这书的时候刚好网上曝出了类似的新闻,人们从不关注事实,令人肾上腺素暴涨的是女主的身材有多火爆,男主妻子该如何丢脸,或许还有更龌龊的在一旁偷偷意淫,就像书里祖母说的,他们永远不记得被议论的那些人也是别人的宝贝,就像他们疼爱自己的宝贝那般被别人疼爱着。


我自然不是想说女主是无辜的,但至少不是唯一的原罪,如同书里写的,她太年轻。

“太年轻”这三个词其实听着很像借口,但你不能不承认的是,年轻时你必定曾做过一些事情,是过几年后回看,你彻底觉得自己是“傻X”,没有一丝怀疑。谁不曾做过傻事,年轻二字仿佛是打了春药的孩子在发情的季节中凭着原始的本能沉浸着。那时什么道德、底线,都得为“爱,情感,义气”之类的让路。你以为你无人能挡,情感不是爬山般一步登高峰的喜悦爽快,就是下一秒被人推下悬崖,跌进深渊冷池里寒冷刺骨。当时你以为自己爬不起来了。索性年轻给你留了条后路,上不了山,行,那我们就绕路。

书里,丑闻令阿维娃限于困境,以为相爱的男人果断的回到了妻子身边努力维护自己的形象,因为丑闻失去了工作且再没有一家同类型的愿意接受她,她一度抑郁,她选择隐姓埋名,彻底离开了那个地方。全新的生活全新的工作,随着时间慢慢地一切仿佛恢复到了正轨,即使还是有不长眼的人提醒着她的一切,但她已经成长到足以面对曾将自己打垮的东西,最初头脑发热的女孩变成了清楚知道何时该树起武器捍卫自己面对过去的人。人总不是一成不变的,脱胎换骨的过程可能很痛苦,但什么时候都不晚。

除了主线,作者很巧妙的将女人一生扮演的几个角色都描述了一遍,如儿童时期的简的女儿,天真却黑白分明,道德观明确,“即使是母亲,也依旧无法原谅她做出了欺骗、甚至如此丢人可耻的事情”,小孩子的世界界限总是清晰可见,而成人的是非道德观永远在边界徘徊,不过即使如此,也仍旧掩盖不了她热爱母亲的心;作为出轨者妻子的艾伯丝,其实我并不喜欢这个角色,但无法否认,许多扮演“妻子”的人正是如她一般;最喜欢的莫过于女主简的母亲,即使已经年老却依旧注意饮食保持良好体态的老太太如“年轻人般的相亲故事”,以及作为母亲无时无刻的“为了你好”的关怀,老太太有她的倔强,却依旧不失可爱。


“此时此刻就是你最年轻的一刻。” 我太喜欢这句话,老不过是一个时段的形容词,是否恐怖在于你赋予它什么意义,于我来说,年龄上涨表示的是时光、经历在你身上的沉淀,最后出来了一个叫做“一生”的艺术品,要有审美精神不是?


其实这书颇有点女权的味道,但我不喜欢用女权二字,凡事与“权”搭上,总显得极端,就好比“男权”也是个贬义词。明明我们追求的是两性之间平等互助的和谐平衡呀。

17/09


今早意外接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莫名其妙的被问了许多问题,莫名其妙的去准备了一份英文简历(然而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东西...),莫名其妙的被通知通过了一面,明天二面...

后知后觉的发现是暑假前投的简历,因为当时石沉大海,便没有在意。去查了下公司,发现是家超级大规模的公司...感觉自己要凉,没信心,我的简历对个别公司来说很够了,但它那个规模的,我的简历不够好看。


有时候觉得在读书、工作的路上有个人领或者有个指路明灯是件非常幸福且幸运的事情,会节省许多时间,比如不会因为眼界小而只看到眼前的资金问题浪费了重要的经验,不会因为迷路而放弃,浪费了时间,后悔的成本很高。这件事是我这几年学到的,人要学会有远见,会忍耐,工薪和资源、经验、成长相比太不重要了,成功与否懂得正确地做选择是很重要的事情。


刚在跟朋友说自己这几年其实都没变,窝在舒适区里消耗自己所拥有的,也没进步,甚至因为懒惰而退步了。贫穷其实一点也不可怕,它会逼着人使劲儿,可怕的是不用努力但也能让你维持一定条件的生活,没有追求,于是便彻底沉沦。就好像高中那几年天天翘课依旧以将近满分的成绩毕了业,于是大学被这种侥幸和得瑟毁了。


人真的不能放弃不停前进的步伐,即便没什么野心和目标,也至少做到一天比一天好,哪怕只是多学了一个英语单词也是好的。


要努力。我太讨厌空闲的日子了,想要被忙碌压垮。

16/09


《苔》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今日看到一首诗,很简单却很喜欢。

14/09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90后的降级恋爱”,说的大概是现在是这个段的人对恋爱没有了那么认真对待的意思,当然还有些细节,类似吵架不哄了不解决,隔天自然好(累积后大爆发就成分手了);什么事情都在微信上解决等等。认真想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

这其实挺让人难受的,随即想到一个大概10来年前的词儿:速食爱情。现在或许都得换成:网恋。

另外我发现自己对男生外貌的审美彻底变成了单眼皮高鼻梁了。


我突然意识到:我终于学会了他人对我的喜欢不是我的负担,与我无关,我无需负责。

9月9

最近心态变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几乎疯狂地想要与人聊天,甚至是一种“你愿意跟我聊天真的是太好了”的心态,当然,这种心态,我不会表现明显,但内心深处是这样的。小心翼翼琢磨着话语,对遇到的每个人抱着善意,从不厌烦,好像每一个遇到的都是要付出百分百心力去接触,渴望变成好友的人。

这阵子,却不一样了。像是在慢慢走向正常看待与人之间的关系,又像是走过了头进了反面的门。“厌烦、无聊、无趣、没有意义”是脑中冒出的感觉,哪怕有人善意对我,热情都要满出来了,我内心还是没有一丝波动,换做以前,我应该高兴疯了吧,但现今却是想着“与人聊天无趣,能讲些有内容的事情吗”“不如看书,讲话好累”“并不对你的日常感兴趣,没有一点作用”等等等等。

现在已经能丝毫没有罪恶感的不回复觉得无趣的微信信息了,以前可是认为回信息是基本礼貌的人。

我以前喜欢听聪明或者博学的人讲话,或者去学习,可以不断地摄取新鲜的东西;也喜欢与人话日常,能疏解别人的烦恼或者分享喜悦觉得无比痛快,现今,却只对一感兴趣,二者只觉得不耐烦与浪费时间,他人的烦恼我根本解决不了,安慰表扬的话都那么表面,说出来显得虚伪了。

9月7

现在才早上5:42,脑子意外清醒。

凌晨的时候收到一条信息,令人啼笑皆非:一位很少联系,连节假日都不会互相祝福的人问我是否能接一下他的机,横跨半个意大利or整个意大利。
不太懂有些人怎么会对几乎可以算陌生人的人提出这样的要求,类似的事情今年这是第二次,是我平时的形象太好说话了吗?如果是亲戚,或者朋友提还有个过程,毕竟有层关系在,但只是点头say hi的人?哪怕是付费也不可能,如果在所属机场城市也就算了。

一直觉得个别人在对人相处的过程中会产生错觉。不知道是出于利益最大化的目的,还是真的如此单纯觉得亲密关系可轻易建成,至少我不是这种人。或许我曾是第二种,但现在不是,写到这里突然明白以前为什么总是撞墙了。

最近学会的事情是自己为先,不要为了他人的愉悦就牺牲自己的情绪、时间,勉强自己,完全可以任性行事的,不需要时时刻刻都将他人的情绪背在自己的身上。
另外,没有内容的聊天真的很无趣。可怕的是ta还很执着的问你为什么不回信息……我开始觉得线上聊天是很无趣的事情了。

3日
情绪好像又不行了。
给弟弟联系好了不错的私立初中,安排他未来学习的方向,努力开导他来这边的不愉快,然后坐在餐桌上吃饭。看着他们对他说话,看着他们说所有事情姐姐都安排好了,看着他们跟我说,你看你当时的学校就不行,现在专业也不行,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看着自己收拾掉一切,回到自己房间。

对弟弟好是一件无可抗拒不由自主的事情,但同时又为自己深深可悲。我牺牲掉的时间换来的是他们觉得我在家里吃闲饭,无所事事,对我的惶恐不安视而不见。
她问我:什么时候去工作?我说马上之后,得到的是一句:那你也得先把弟弟的学校弄好先。
她对我说:你现在可不是个没用的人吗?
她会藏起自己买的东西只留个弟弟,即使我给弟弟买的远比他们俩合起来的东西都要多。

你说这是重男轻女?也不是的。
我为什么要那么在意那两个人呢?所爱的是幻想中的影子吗?所以离开如此想念,靠近时被戳得血淋淋。

我深爱又极度讨厌着弟弟。我把所有负面的都挡了,他只享受了所有愉悦。而我那时,只有我一个人呀,甚至就此坏掉了。那时,真得很痛很痛呀,一直痛到现在呀。
遇到危险的小孩不是公主,所以完全不会有人来帮忙。
我深深厌恶着我自己。

我想也许哪天我放弃挣扎了,他们也不会懂我为什么放弃吧。毕竟,我现在笑得那么灿烂。

2日

一直不喜欢甜味的菜,所以很少做加蜂蜜的菜肴。今儿个和弟弟翻菜单,瞄到了照烧鸡腿饭,小朋友说很好吃的样子,就尝试了一下。成果如图,小朋友好评。其实想着少了点绿色蔬菜比如西兰花什么的,水煮蛋or煎蛋一个,再配些白芝麻,会更营养美味。

最近像“老妈子”一样,正在研究各种弟弟点下的菜单...

关于《百年法》

关于政治:局面混乱不安时,独裁必定是最高效率推动一切变革的方式。大概是太过讨厌拖拉,一直对独裁政治的处理方式很有偏爱,读君主论时就觉得自己怕是偏激的,只看重高效,个人自由在大局上可放置于第二位。有这么种说法,大群适合独裁,中群适合议会制,小群适合民主,我是推崇的。

以我并不成熟的政治理解来看,民主是有致命缺陷的,首当其冲是由教育以及生活信息获取偏差导致的差异,简单来说觉悟不够高,就如同百年法的第一次投票。自然你要想所有人都有舍已为国家的心情,似乎也是不切实际。现代会有“盲目的群众,乌合之众”的存在,舆论可操控等等皆是由于认知偏差和从众心理,这几乎是不可抗拒的,所以任何运动都需要领头人,但领头人是“独裁者”吗?这倒是不好说了。总之对我而言,“独裁”绝对不是一个纯贬义的词汇,就好像群众的定义你也无法确定是“善”还是“恶”,毕竟都是些主观的结论,只不过,众人的“主观”就等同于“客观”了。


撇开政治,永生这话题,一向就有追求长生不老的故事存在,大概是因为不曾拥有过,给予的幻想总是偏向正面的,我更偏向书中所说当获得永生之后,时间没有了意义,和死亡也没了区别。当然你可以说如果我获得了永生,我必定用无限的生命尝试所有的可能,过得无比精彩,但“可能”都会有终的一天,你的生命却没有。有趣的是,我们的社会一切精神的建筑物都是被有限生命赋上的意义。因为有限,时间使得能流传下来的东西变得珍贵,无法保留的成了心上珍珠或者沙粒。至于物质,弱肉强食,机会、位置是有限的,占有位置的人却是无限生命力,大概会让中下层的人彻底丧失奋斗的欲望。

就像书里写的,永生的社会是一颗成熟透了的果实,看似鲜艳无比,但已经开始散发腐肉的气息,而这果子却始终不肯掉落。



28日

1.

我从没想过我会喜欢一个人生活。直到这段日子每天每天被人“缠着”,突然很渴望恢复以前的日子,时间由自己安排,完全属于自己,不被人打扰的日子。

不会对别人恶言恶语,很多时候就被迫了一些事情。有个人管我发朋友圈的状态,发微博,猜测我的想法、行为,令我觉得厌烦。我想回他一句,以为自己是谁,教养又令我无法直说下他面子。
我不是不会say no的人,但是慢慢学了不极端处理事情。我倒是怀念不顾人,我行我素的时候。

大概是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吧。更也是本就内心豪不在意。


25日

午睡时被一场噩梦惊醒。
梦里我拿着枪,眼睛似乎看不见,趴在地上看着门,等人推进来,射击。人进来了却没有听到枪声,我慌张地四处晃动,眼前的画面却变成了聚会,D跟我说等会儿安排我和博士小哥哥一队,让我好好发挥,我却被涌上来的苦涩难受醒了。

睁眼的时候,微信的信息提示响起,不是他,是和他相似的人。